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带色的穿越或重生的小说

2020作者:admin

忘了时间的钟夏天走到了尽头,天黑得越发早,虽然白天还是很热,小牛儿却总能从热空气里感受到一点点凉意

北京的夏末就像一个上了年纪的巨人,虽然还是每天尽量吼出自己最大的声音,却渐渐在尾音里带了一丝疲软,慢慢的也掩饰不住了

小牛儿也不爱去地下室了,因为那里越来越凉,连老板娘现在也不太下去,把她那一堆东西抱进了卧室

更重要的是,渐渐地,他进去躲猫猫的时候,再没有人来找他,人们已经习惯半开着门,让他自己跑进去跑出来

这样的话,躲猫猫的意义就完全丧失了——没有人找,躲起来还有什么意思呢?老板这几天倒是每天都钻在里面,叮叮当当好半天,才一脑袋尘土地上来

小牛儿跟着他下去看了两次,也不过就是翻箱倒柜,找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出来,也就觉得没什么意思

“这两天的太阳真好啊!”老板娘从后面一把抱起小牛儿,站在大玻璃门下,把下巴放在他的头顶上摩挲

话虽如此,但是这样还是太热了,小牛儿耐心地满足了她一会儿,渐渐扭动起身子,终于瞅了个空,从这女的手里滑到地上去,跑走了

老板娘也不追他,只是回过头来,用手摘着跑进嘴里的细小绒毛

“你在干什么?”老板从楼梯口冒出头来

“什么事儿?”老板娘用手背抹抹嘴,向他走过去

“帮我一下

”“来了

”古董店所在的这个区域,在城市的东边,老板娘总说,正因为如此,所以这里比别人天亮得早,天黑得也早

其实她哪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天亮呢,每天天亮的时候,都是她睡得最熟的时刻;而天黑的时候,她又往往埋头在自己的工作当中,只有那么一两次,她从眼前一堆资料书里茫然地抬起头来,发现眼前金灿灿的一片,站起来伸个懒腰,拿起手机来捏两张照片,然后发个微博,写上“Magic Moment”,就又埋头于眼前,直到光线暗到什么也看不见

“你看!我就说吧,咱们这儿就是天黑得早

”当她拖着一只大竹筐重新从楼梯拐角冒出来的时候,她的半个身子正好也笼罩上一层金边,她站住脚,抬起头来,感受着这一天中最后的一点光和热,小牛儿站在桌子上,看着她,觉得她真像身旁柜子第二层放着的那个小金北京汽车用品展览会人儿

天全黑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把一张桌子堆满了,老板娘“哎”了一声,扔下手里的抹布,往沙发上倒下去,刚把身子放平,老板突然从兜里掏出一大把各式各样的钥匙,哗啦哗啦,在手里掂着,笑眯眯地看着老板娘

“不要这样!”老板娘看着老板笑了半天,突然大叫一声,一跃而起,弹到老板身边,一把抓起那些钥匙,一转身,趴在桌子前面,一把把地把它们排列开来

“你来给它们上弦,看看它们走得准不准,我去做饭

”老板转身走开了,老板娘没出声,点了点头

“咯啦啦,咯啦啦,咯啦啦……叮叮叮叮,当当当当,咚,咚……”屋子里突然传出各式各样的金属敲击声,有的清脆,有的低沉,有的半天都敲不完,有的还形成一段乐曲

老板娘跪在它们面前,上身趴在桌子上,入了迷似的,眯着眼睛听着,嘴角泛起满足的笑意

小牛儿趴在旁边一张写字桌上,也把下巴放在两只手上,眯起眼睛听着,希望这个时刻一直不要过去

可是时间终究是过去了,一身油烟味的老板用围裙擦着手走过来

“吃饭了

怎么样,都对上了吗?”“对上了对上了,我都上满了弦,看起来都走得还挺准

”“嗯,那就好,吃饭吧

”这一晚,很热闹,每到一个整点,几个钟就一起用各种曲调合唱起来,像是要比比谁更优雅似的,尾音一个比一个拖得长

“真是有一种要发生什么故事的感觉啊

”老板娘打着哈欠走进卧室的时候这么说

要是真的能发生故事就好了啊——带着这个念头,小牛儿跳上了旁边的柜子顶,打算今晚和这几个钟一块儿睡

四下全黑,就连微弱的月光也不能照顾到放在屋子中央的那几口钟,它们似乎也并不在意有没有光这件事,还是齐齐地走着,秒针的声音汇合在一起,发出刷刷刷的声音

小牛儿居高临下,眯着眼看着它们,可能是错觉吧,在黑暗中,它们却好像比其他东西更多了一层光晕似的

十二点,过去的一天结束,新的一天开始的临界点,对于一口钟来说,这永远是最神圣的时刻

所有的钟都奏出了和其他时间完全不同的曲调,像是好几个乐团同时开演,演奏出最辉煌盛大而又最混乱芜杂的曲调

小牛儿慢慢被那口最大的金色座钟吸引,它高大魁梧,一个钟就占了三分之一张桌子,它发出的声音最大,演奏的乐曲最复杂,最后报时的尾音也最长,而且,随着当当当敲击的声音,它也发出了越来越强的金色光晕

光太强了,就算眯着眼,还是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那一道金光——“真是有一种要发生什么故事的感觉啊

”小牛儿想马上跑去叫醒老板娘,告诉她,她所期待的场景正在发生,却又不想错过正在发生的一切

当金色的光芒笼罩了整个屋子的时候,小牛儿重新睁开眼睛,突然发现旁边的写字桌旁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陌生的姑娘,穿着一件淡粉色的大裙子,裙摆拖在地上,堆出漂亮的褶皱来,她的一只手捏着一块手帕,无力地搭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撑在椅背上,强撑着自己的上半身

可是她看起来好累,浅褐色的头发胡乱地盘在头后,有一点乱蓬蓬的,还有几绺黏在脸上,被泪水打散了

她的后背直挺挺的,脖子也很长,可是她就要撑不住了呀,甚至都没有心思用手帕擦一擦眼泪,终于一口气没撑住,身子一下子软下来,整个人趴在椅子背上,肩膀剧烈地抽动起来

小牛儿看得呆了,不知道什么时带色的穿越或重生的小说候站了起来,“喵!”他大叫一声,可是就像他听不见姑娘在哭一样,痛哭的姑娘也一样没听见他的叫声

“当,当,当……”最后三下也敲完了,光芒渐渐暗了,写字桌旁边的姑娘,也随之渐渐消失不见

古董店里又恢复了黑暗,就连刚才这几口钟隐隐笼罩的光都消失了

小牛儿还站在柜子顶,愣呆呆地看着那张写字桌,又看看那口大钟,好半天,才突然感到一阵凉意,从脚底直升上去,所有毛都一根根站了起来

“喂!你知道吗!我昨天晚上看到了一个女的!就在那儿坐着!”第二天早上,小牛儿迫不及待地要和人们分享昨晚的奇观,他挡着人们的路,追着人们的脚,嘴里喋喋不休

可惜人们听不懂他说话,纷纷以为他是渴了,饿了,或者嫌猫砂没换什么的

“你碗里有水啊

”愚钝的老板娘走到水池边,小牛儿跟着跳上去,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们能听懂他在说什么

“好好好,给你开水

”老板娘看了他一会儿,打开了水龙头

蠢啊!她真的以为我是要喝水!小牛儿内心尖叫起来,可是水龙头已经开了,清亮亮的小细流就在眼前——要不还是喝两口吧

钟们还是尽责地整点报时,尽管老板娘没有再给他们上弦

“看来上一次弦起码能走一天多啊

”“看看它们到底能走多久吧

”老板又钻进了地下室,不一会儿就举着一个本子跑了上来

“快来快来,看看这个

”本子已经发黄了,纸的边边也都卷了起来,有的地方还裂开了,用手一碰,就掉下很多脆脆的纸屑

“这是法语哦

”“对

你看还有照片

”“1871年,哇

”“应该是哪个军官的家信吧

”“嗯,哎这字儿写得也太花了,一个字都看不懂

”两个人把这个薄薄的本子放在写字桌上,一页页地翻看,小牛儿也跳上写字桌,凑上去仔细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仿佛觉得那口金色大钟走时的声音更大了

“这个就别卖了吧

”老板娘摸着这个本子轻轻地说

“那就不卖了,留着吧

”太好了,小牛儿把整个身子压在本子上,眯起眼睛打起了呼噜

“咦,你也喜欢这个本子吗,”老板娘摸摸小牛儿的头,“那你替我们好好看着它吧

”说完,两人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小牛儿在本子上几乎趴了一整天,除了必要的吃饭上厕所,就没动地方,老板娘还嘲笑了两次,说“他真的替我们看着这个宝贝呢,真是个守财猫

”小牛儿懒得和她解释,反正也听不懂,他只想保证这个本子一直放在写字桌上,一直等到今夜的十二点

天又黑下来的时候,几个钟走时的声音已经没有那么响亮了,又过了一会儿,整点报时的时候,有那么两三口已经没了声音,小牛儿不由紧张了起来,他趴在本子上,眼睛盯着那口金色大钟——它依然稳稳当当,一秒秒地数着时间,尽职尽责地,在每一个整点发出悦耳的报时声,仿佛它知道自己今晚十二点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需要完成

十一点,一个木头座钟拼尽全身力气报完了时,也精疲力尽,戛然而止,人们回到卧室,古董店里突然变得像往常一样安静,现在就剩下金色大钟,还在不屈不挠地转动着秒针,庄严地等待着十二点的到来

小牛儿离开了本子,走到金色大钟旁边,用头去蹭它,想给它点儿力量,大钟没有回应,冷冰冰的金属外壳甚至没有因为小牛儿而变得温暖一点,它只是刷,刷,刷,和永不停歇的时间一起,继续往前走

十二点到了

小牛儿跳上柜子顶,金色大钟紧跟着大声演奏起来,同时发出比昨晚还要耀眼的金光,金光照在写字桌上面的那个本子上,显得它光亮如新,每一个字都格外清晰

小牛儿紧张地盯着写字桌,作为一只从小就被阉割的公猫,他从来没有如此热切地期待过一个异性的出现

一双细嫩的手,捧起了那个本子

姑娘仔细读着上面的文字,激动地把椅子推到一边,一边看一遍不安地来回踱步,淡蓝色的裙摆在地面上擦来擦去,闪着柔和的缎子光芒

她的头发还是乱蓬蓬的,有那么几绺不听话,总是挡在眼睛前面

姑娘不厌其烦,一次次把它们拨到一边,眼睛却不离开手里的本子

她翻来覆去,一遍遍地看,脸上带着笑,又挂着泪

在当当当的报时声中,在金黄色的温暖光芒李,她的爱她的忧伤,她的笑和她的眼泪,她所牵挂的人,和她自己,全都和永恒的时间融汇在了一起

小牛儿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他从柜子顶站起来,那个本子还好好放在写字桌上,卷着泛黄的边

金色的大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沉默了,曾经永不疲倦的指针精致悬停在表盘上,仿佛它们从来没有走动过

“昨天晚上十二点敲钟的声音好像特别大

”“是吗,我睡得死死的,什么都没听见

”“都停了,还要继续上弦吗?”“随你,反正我睡着了听不见钟声

”“那……还是先不上了吧

”给小牛儿老板买罐头带色的穿越或重生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