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se94se最新网站

2020作者:admin

艾灸疗法是以艾叶或者艾绒为主要材料,点燃后在体表穴位或病变部位烧灼、温熨,以达到预防保健和治疗疾病为目的的一种外治方法

艾点燃后的温热刺激,直接或间接地作用于人体体表的特定部位,并通过经络等作用,产生局部和远隔部位的效应

相对于针刺治疗,艾灸治疗中的温热刺激是其产生疗效的主要特性和原因之一;与针刺治疗一样,疏通经络是其所产生诸多治疗效应的主要作用机制

因此,温通是艾灸治疗的主要作用之一

本文试就艾灸温通作用的理论基础,作一系统概述和探讨

一 艾主百病,灸为用艾是艾灸治疗的主要原料,又名冰台、艾蒿、医草等

名医别录记载艾味苦,微温,无毒,主灸百病,一方面提示了艾草在温灸治疗中的重要作用,另一方面也提示艾灸治疗的适应证广泛

概括起来,艾灸的适应证主要包括寒证和非寒证

1、寒则热之是艾灸治疗的第一原则灸法是内经时代最主要的治疗方法之一,源于北方,主要针对寒证而立

如“北方者,天地所闭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风寒冰冽,其民乐野处而乳食,脏寒生满病,其治宜灸焫

故灸焫者,亦从北方来”(《素问·异法方宜论》)

故有“今风寒客于人……或痹、不仁、肿痛,当是之时,可汤熨及火灸刺而去之……弗治,肾传之心,病筋脉相引而急,病名曰瘛,当此之时,可灸可药”(《素问·玉机真藏论》)的记载,原文指出风寒侵犯人体,出现痹症、麻木、肿痛、瘛等病症,是灸法的适宜病症

故“寒则热之”当为艾灸治疗的第一原则

“寒则热之”也体现了先民对抗性治疗的思想

故明代王肯堂著《证治准绳》有“中寒”一节,其中指出“中寒之症,身体强直,口噤不语,或四肢战掉,或洒洒恶寒,或翕翕发热,或卒然眩晕,身无汗者,此寒毒所中也……亦可灸丹田穴,以多为妙”

寒证的主要病理特点是“凝滞不通”

寒主收引凝滞,可以导致经络气机的不通和(或)不畅,出现诸多症状和病症,故温灸治疗主要针对了“寒凝不通”病理环节而发挥作用,通过“温通”作用而达到治疗效应

由此可见,寒邪侵犯人体,病状种种,可一灸了之,关键即在“温通”作用

而《素问·玉机真藏论》所载“痹症、麻木、肿痛、瘛等”诸艾灸适宜病症,都存在经络不通的病理机制

2、艾灸治疗非寒性疾病虽然艾灸来自寒冷的北方和源于治疗寒证,但随着历史的发展,艾灸治疗的范围早已超出了寒证

就《内经》记载,还包括伤食、胆病、体重烦冤、癫狂、败疵等内脏病、外科病、神志病

后世医家更是进一步拓展应用范围,如王焘《外台秘要》记载,温灸还用于内科疾病,如伤寒、天行、温病、霍乱、疟疾等传染性疾病及内科常见病;外科方面还包括痈疽、瘿瘤、痔疾、脚气等症;以及妇科疾病、儿科疾病、五官科疾病、口腔疾病等临床各科,涉及寒、热、虚、实诸证多种疾病

除寒证外,温灸还可以治疗热性疾病

尽管汉代张仲景《伤寒论》提出“热证忌灸”说,在一定范围和程度上影响了灸法在热证中的应用,但是古今临床一直都有温灸治疗热证的实践

如唐代孙思邈有“五脏热及身体热,脉弦急者,灸第十四椎与脐相当五十壮

老小增损之

若虚寒,至百壮,横三寸间灸之” (《千金要方·卷十六·痼冷积热第八》)宋代王怀隐在《太平圣惠方·卷一百》中指出“小儿热毒风盛,眼睛痛,灸手中指本节头三壮”

20世纪80年代,周楣声提出“热证可灸”后又提出热证贵灸,进一步强调了温灸在热性疾病中的应用

虚性疾病的温灸治疗始于《内经》,如“阴阳皆虚,火自当之”(《灵枢·官能》)“陷下则灸之”(《灵枢·经脉》),杨上善进一步阐释“经络之中,血气衰少,故脉陷下也,火气壮火,宣补经络,故宜灸也”(《太素·卷八·经脉之一》)

因此,对于虚性疾病来说,无论阴阳还是气血的亏虚,温灸都可以达到补益气血、畅通经脉的作用

后世医家进一步有所发展,如朱丹溪有“大病虚脱,本是阴虚,用艾灸丹田者,所以补阳,阳生阴长故也”(《丹溪心法·卷一·瘟疫》)

实性疾病的温灸也始于《内经》,无论是寒热之邪,还是有形之积聚,都可以使用温灸治疗

尤其是宋代陈自明《外科精要》记载艾灸治疗痈疽,对明清外科医生使用温灸产生巨大示范性作用

尽管艾灸治疗涉及寒、热、虚、实诸证,包括内、外、妇、儿等各科多种疾病,但是这些病症都存在经络不通、气血不畅的共同病理环节

温灸治疗可以概而治之,是由于艾草点燃后的温热刺激,具有疏通经络、理活气血的作用是其主要作用机制

因此李梴总结有“虚者灸之使火气以助元阳也;实者灸之使实邪随火气而发散也;寒者灸之使其气之复温也;热者灸之引郁热之气外发,火就燥之义也”(《医学入门·内集·卷一·灸法》)

二 灸效多端,通为机随着灸法应用范围的不断拓展,对于艾灸治疗效应的认识也在逐步积累和加深

艾灸的主要治疗效应有:①发汗

如“诸阳为表,表始受病在皮肤之间,故可摩膏火灸,发汗而愈”

②温中散寒

如“脏寒生满病,其治宜灸焫”(《素问·异法方宜论》)

③泻热

如“灸寒热之法,先灸项大椎,以年为壮数,次灸橛骨,以年为壮数”(《素问·骨空论》)

④泻毒散结

如“夫疮疡之症,有诸中必形诸外,在外者引而拔之,在内者疏而下之

灼艾之功甚大……毒气自然随火而散”

⑤止痛

如“寒气客于脉外则脉寒,脉寒则缩踡,缩踡则脉绌急,则外引小络,故卒然而痛,得炅则痛立止”(《素问·举痛论》)

此外,还有疏风、活血、消瘀、利水、消肿、补虚等治疗效应

艾灸的治疗效应包括多个方面,概括起来即是疏通经络、行气活血、扶正祛邪,体现了“温通”的作用和特点

其中,借灸火的热力作用于特定的腧穴或部位,通过经络的传导以起到温通作用是关键

故《内经》有“火气已通,血脉乃行”(《灵枢·刺节真邪》)的论述

关于艾灸温通作用,古代医家有相关论述

如张仲景有se94se最新网站“少阴病,吐利,手足不逆冷,反发热者,不死

脉不至者,灸少阴七壮”(《伤寒论》292条),少阴病脉不至,可用灸法以温通阳气而复脉

罗天益《卫生宝鉴·卷八·中风灸法》有“凡治风莫若续命汤,然此可扶持疾病,要收全功,必须火艾为良”,艾灸对于中风患者疏通血脉是关键性的治疗

故《神灸经纶·卷一·说原》有“灸者,温暖经络、宣通气血,使逆者得顺,滞者得行”,即艾灸可宣通气血,防病治病,凡凝涩不通之证皆可灸

由此可知,灸法可借艾火之热,使气血运行通畅,正气得复,邪气得去,而温通作用是关键

三 温通之要,气血调《说文解字》释“灸”为“长久当灼”之意,提示了艾灸治疗的操作特点

李时珍《本草纲目》还记载“蕲艾一灸则直透彻,为异也”,即艾灸治疗时,艾火的持续作用,可以激发作用腧穴(或部位)局部气血,并通过疏通经络,调整全身脏腑功能,从而达到预防和治疗疾病的目的

艾灸的温热刺激,虽然可以产生多个方面和层次的温通效应,其主要机制是通调十二经脉气血

这一认识在《内经》中已经被记载:“十二经之多血少气,与其少血多气,与其皆多血气,与其皆少血气,皆有大数

其治以针艾,各调其经气”(《灵枢·经水》),即阐明了艾灸具有通调各经气血的作用

同时还指出“气血者,喜温而恶寒,寒则泣而不流,温则消而去之”(《素问·调经论》),气血“喜温而恶寒”的特性,故温灸治疗尤为必需

因此,艾灸治疗寒、热、虚、实诸证,其机制可以归纳为温通经络、调畅气血

经络的不通,可以有虚实两个方面,气血不足可以导致经络不畅;气血瘀滞也可以导致经络不通

扶正祛邪、调和气血亦即通经之用也

故高秉钧《医学真传·心腹痛》有“夫通则不痛,理也

但通之之法,各有不同

调气以和血,调血以和气,通也;下逆者使之上升,中结者使之旁达,亦通也;虚者助之使通,寒者温之使通,无非通之之法也”

因此,艾灸治疗的多种适应证和各种治疗效应,都是基于艾灸的温通作用实现的

当代学者陈日新提出校园鬼故事小说了热敏灸,认为针灸治病的精髓是“气至病所”,艾灸疗法针对临床经络不通导致的诸多病症,以高效激发经络感传为途径,开通经络,疏通经气运行,达到治本的目的,对于临床上的常见病、多发病及疑难杂病常能取得立竿见影的神奇疗效

四 温通之用,强弱与缓急艾灸的温通作用,存在强弱和缓急的差异

由于疾病性质的不同,针对不同病症和病症的不同阶段,艾灸治疗的操作方法和量都存在差异,治疗效应也各不相同

从艾灸治疗的操作和量而言,存在温通的强与弱,从艾灸治疗的效应而言,存在缓与急

1、温通作用的强与弱艾灸治疗的温通作用可以有强和弱的不同,即强温通与弱温通

一般来说,不同的操作形式意味着温通作用的强弱不同,如直接着肤灸出现灸疮和瘢痕,即是强温通;而艾条温和灸,局部皮肤至多出现潮红,即是弱温通;另外如着肤而不化脓灸、雷火灸的热力深透、热敏灸的灸感传导等,当属于两者之间,姑且为中等强度的温通作用

就临床应用来说,一般出现有形积聚阻滞经络的病症,需要通过直接灸、瘢痕灸等强温通的作用达到治疗目的;出现无形积聚而导致的经络不畅,可以通过温和灸等弱温通的作用达到治疗目的

因此,温通作用的强弱,也是针对不同性质的病症而设立的

另外,就艾灸治疗的量而言,强温通作用时选用大艾炷或粗艾条,量多火足;弱温通作用时选用小艾炷或细艾条,量少温热刺激

孙思邈《千金要方·卷二十九·灸例》有“凡言壮数者,若丁壮遇病,病根深笃者,可倍于方数

其人老小羸弱者,可复减半”,经验性地指出,在温灸治疗中,依据患者的体质和病情,存在艾炷壮数多少的差别,即温通作用强弱的差异

原文也提示,体质强壮、病情严重者每次需要艾炷量多,即强的温通作用;体质羸弱、病情轻浅者每次需要的艾炷量少,即需要弱的温通作用

虽然古代医生对艾灸温通作用的强弱没有直接阐明,但是经验性的论述不乏相陈

如陈延之《小品方》有“灸得脓坏,风寒乃出;不坏,则病不除也”(《医心方·卷二·灸例法》),以及“欲得安,三里常不干”等,就是强调施灸腧穴要造成局部浅表的化脓性炎性反应,即属于强温通之作用

再如《针灸大成》有“灸不三分,是谓徒冤,炷务大也

小弱乃小作之……如腹内疝瘕、痃癖、伏梁气等,须大艾炷”,既指出了艾炷大小意味着艾灸热力的大小,从而影响艾灸温通作用的强弱,也提示了不同的患者或疾病需要不同大小的艾炷,即需要不同强弱程度的温通作用

还可以从杨继洲的医案中发现这一实践,如《针灸大成》记载杨继洲通过重灸中冲、印堂、合谷等,起到温通启闭、祛痰息风作用而治疗惊风案:“是岁公子箕川公长爱忽患惊风,势甚危笃

灸中冲、印堂、合谷等穴,各数十壮,方作声

若依古法而止灸三五壮,岂能得愈?是当量其病势之轻重而已

”这里即是增加灸量,以加强温通开窍作用而达到治愈目的

需要指出的是,古代使用的麦粒灸、艾炷灸多属于强温通的作用,而明清出现的艾卷灸和雷火针等,演绎到目前临床多使用的艾条温和灸、隔物灸等,当属于弱温通之列

两者之间的强弱差别,是不容忽视的

承淡安先生曾经依据艾炷的大小、软硬和壮数的多少,制定了艾灸治疗强刺激、中刺激、弱刺激的临床初步应用标准,虽然是就艾炷灸而设的,但对于从临床理解和认识艾灸温通作用不无裨益

2、温通作用的缓与急艾灸温通作用存在缓与急的差异

基于“急则治标、缓则治本”的治疗原则,针对慢性或者急性疾病,艾灸的温通作用可以对应有缓温通或者急温通

灸法专著《扁鹊心书》专有“要知缓急”一节,讨论艾灸宜分缓急

一般来说,对于急重症宜急灸治,对于慢性病宜徐徐而调之

从古代多用灸法于急救的记载来说,如晋代《肘后备急方》载有卒死、尸厥、卒客忤死、霍乱、中风等28种急症的灸治方达102首

唐代孙思邈指出“大凡人有卒暴得风,或中时气,凡百所苦,皆须急灸疗”(《千金要方·卷二十九·灸例》) “治卒中恶风,心闷烦毒欲死,急灸足大指下横纹随年壮,立愈”(《千金要方·卷八·诸风》)

迨至南宋闻人耆年编著了我国首部艾灸治疗急性病症的专著——《备急灸法》,并指出“凡仓卒救人者,惟灼灸为第一”

在艾灸治疗急性病症中,温通作用不仅体现在温阳救逆固脱方面,也体现了祛风散寒止痛的即时效应

明·龚廷贤在《万病回春》中载有用灸法救治卒中、暴厥、阴症中寒、霍乱已死、阴症腹痛冷极、破伤风、溺死等急症

灸法治疗急重症的文献记载,主要体现了温灸的急通作用

此外,古代医家也在实践中强调灸法“徐徐而调之”的作用

如明代杨继洲针灸医案中多次提到温灸“徐徐调之”,如“辛未夏,刑部王念颐公,患咽嗌之疾,似有核上下于其间,此疾在肺膈,岂药饵所能愈

东皋徐公推予针之,取膻中、气海,下取三里二穴,更灸数十壮,徐徐调之而痊”;“三郎患面部疾,数载不愈……予针巨髎、合谷等穴,更灸三里,徐徐调之而愈”

“徐徐调之”,要求的就不是即时效应和急通,而是累积效应和缓通,这是多数慢性病症艾灸治疗的原则

一般来说,对于经络阻滞、气血不通的急重症,艾灸治疗需要量大火足,产生明显的即刻效应;对于痰浊瘀滞、气血不畅的慢性疾病,艾灸治疗可以量小火缓、徐徐温煦,注重积累效应

即:急通者——量大火足,一二次起效——即刻效应破瘀、逐痰;缓通者——量小火缓,徐徐温煦之——积累效应化瘀、化痰

当代针灸医生也非常注重艾灸治疗的缓急之分,如承淡安先生临床应用灸法时有这样的经验:“凡是属于亢进性疾患(如疼痛、痉挛等),艾炷宜稍大、壮数宜多;若证候虚弱、功能减退、麻痹不仁、痿弛无力,以小炷而多壮”

谢锡亮也指出:“要掌握灸法技巧,原则是艾炷由小到大、由轻到重

重病重灸,轻病轻灸,急病连续、慢病间隔灸,以患者能耐受为度”

由此可见,在临床应用艾灸治疗时,应当依据患者病情的轻重急慢,针对性地选择温通作用的缓或急

五 小结艾灸的温通作用是产生各种效应和治疗多种疾病的主要作用机制

按照温通作用的程度,临床可以分为强温通和弱温通,前者可以在施灸部位出现明显的组织反应,包括局部化脓等;后者在施灸部位不出现明显的组织破坏,至多出现红晕等

按照温通作用的缓急,临床还可以分为急温通和缓温通,前者要求火足气至,产生即刻效应,危急病症尤其需要;后者则要求徐徐调之,注重积累效应,适宜于慢性疾病的治疗

总之,艾灸温通作用的认识,无论对于艾灸的理论探讨还是临床应用,都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

⊙版权声明:文章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艾匠】公众号删除,谢谢

se94se最新网站